sbf888胜博发 > 创投资讯

穿着AI新衣的“区块链第一股”:融资规模缩水9成 AI收入不足1% · 2019-11-22

““区块链第一股”终于在轮番提交招股书的矿机厂商中尘埃落定。

 

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嘉楠耘智以嘉楠科技为名于美东时间11月21日赴美上市,代码为“CAN”,成为首家上市的大型比特币矿商。其以12.6美元开盘,较发行价9美元大涨40%,盘中最高涨至13美元,但截至收盘,嘉楠耘智破发,报8.99美元,较发行价跌0.11%。

 

目前,嘉楠耘智以每股9美元的价格售出了1000万份ADS,获得9000万美元融资。较此前在港提交的招股书中提出的募资额10亿美元来看,融资额度缩水程度超过90%。

 

成立于2013年前后的矿机厂商们,踩着数字货币萌芽兴起到野蛮发展的红利期进入,跟着比特币一路高涨的价格赚得盆满钵满。

 

如今,在数字货币的低迷期,只靠单一矿机业务难以生存的他们,开始拓展AI业务找寻新的增长点,并通过上市为其提供资金支持。

 

虽早早进行AI布局,但内有矿产芯片与AI芯片的设计差距,外有老牌芯片厂家对芯片市场的严密把控,闯入AI领域的矿机厂商们,前路可谓任重道远。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三足鼎立

 

在矿机厂商界,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被称为“矿机三霸”。

 

从矿机的出货量来看,根据嘉楠耘智招股书介绍,国内三家主流矿机生产商的市场份额中,2017年嘉楠耘智交付了29.45万台矿机,按交付量计的市场份额为20.9%,排全球第二名;比特大陆交付量94.01万台,以66.6%的市场份额排全球第一名;亿邦国际则排全球第三名。以算力来看,比特大陆、嘉楠耘智、亿邦国际的市场份额分别占据全球第一、二、三位。

 

达到霸主级别,矿机研发商们花费的时间少则7年,多则9年,关键是踩准了数字货币萌芽兴起到野蛮发展的红利期。

 

2008年,借助中本聪论文,比特币第一次出现在世人眼中。亿邦国际创办于2010年,其董事长胡东算是三霸中接触比特币较早的一位。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陆几乎在同一时间入场,均成立于2013年。嘉楠耘智董事长兼CEO张楠赓北航毕业后曾在航天科工集团工作,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在2011年左右;也是2011年,北大毕业的吴忌寒时任投资经理,无意中接触到比特币。

 

比特币币价高低是矿场收益的晴雨表。自2008年问世以来,比特币经历了两个牛市,霸主的积累也多产生于这些关键节点。

 

2013年11月,比特币迎来一波疯长,吴忌寒团队研发的第一代矿机赶上比特币1200美元的高位,这也为比特大陆在矿机领域迅速占位提供机会。

 

2015~2017年是矿机厂商爆发增长的黄金三年。三年时间,比特大陆营收由1.37亿美元增长至25.17亿美元;嘉楠耘智营收由4769.9万元增长至13.08亿元;亿邦国际营收由9214万元增长至9.78亿元。这三家公司三年来营收复合增长率均超过了300%。

 

最新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的矿机收入分别占总营收的95%、99.1%和94.6%。

 

看上AI寻增长

 

从CPU、GPU、FPGA到ASIC,矿机的作用在于提供高于普通显卡的芯片,提高挖矿效率。当币价跌至低于成本投入时,挖矿业务就显得鸡肋,低价甩卖矿机成为正常现象,矿机生产商收益自然难看。

 

进入2018年下半年以来,受多方政策影响,比特币价格开始大幅度下跌。比特大陆各款矿机销售价格猛跌,以比特币矿机T9+10.5T为例,该机型于2017年初上市时报价为24900元,后来,该机型价格降至1800元,跌幅为92.8%。

 

显然,靠矿机单一业务,矿机厂商即使曾赚得盆满钵满,也是难言未来。

 

要生存,矿机厂商玩家们盯上的是AI,想从矿商转型芯片制造商。他们的思考逻辑在于,矿机生产商的矿机芯片与AI芯片同为ASIC芯片。决定AI发展的三个要素为算法、算力和数据,算法和算力由芯片决定,矿机芯片在算力上超过普通芯片,那么矿机厂商在矿机芯片上的研发经验就可以顺延至AI芯片。

 

瞄准AI,各玩家早有行动。

 

在招股书中,比特大陆表示其为目前世界上少数几家有能力开发用于云端训练及推断的AI芯片公司之一,其研发的AI芯片可作为深度学习的张量计算加速处理器,使用于人工神经网络的训练和推断。

 

嘉楠耘智招股书显示,上市募集资金用途前两项分别为“研发人工智能算法及应用的ASIC芯片”“区块链算法及应用的ASIC芯片”。

 

亿邦国际则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将主要关注人工智能数据处理设备、非加密货币区块链应用产品及解决方案、通信技术三大项目。

 

同时,矿商还通过投资并购找寻AI行业的切入口。根据招股说明书,比特大陆共投资三十余家公司,多为区块链基础技术与支付交易平台公司,涉及交易所、安全验证、技术服务和DApp应用等,旨在进一步增加与核心业务有关的更广泛生态链。

 

图片来源于亿欧

 

在实际落地层面,2017年底,嘉楠耘智发布了自主设计的人工智能边缘计算芯片KPU。去年11月,比特大陆发布旗下的AI品牌Sophon,中文名叫“算丰”,以及自研的全球首款张量加速计算芯片(TPU)——BM1680。目前,Sophon已落地安防领域。

 

上市求变路漫漫

 

有了AI傍身,矿商们开始扎堆求上市。

 

这其中,最孜孜不倦的当属“行业老二”嘉楠耘智。今年11月14日,嘉楠耘智更新了美股IPO招股说明书,预计于11月21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将发行1150万股ADS,每股定价9-11美元,筹集最多1.265亿美元资金。

 

此前,嘉楠耘智上市路曾三次遭折戟。2016年6月,其试图借壳鲁亿通电气挂牌中国A股市场被深交所叫停。2017年8月,其寻机挂牌新三板,在遭到全国股转公司与券商前后三轮反馈问询后作罢。2018年5月,嘉楠耘智拟在香港主板上市,6个月,其上市申请被港交所官网归为“失效”一类 。

 

今年10月29日,在第一次提交赴美上市的招股书时,嘉楠耘智的拟融资规模从此前在港股上市的10亿美元缩减到4亿美元。目前,嘉楠耘智以每股9美元的价格售出了1000万份ADS,获得9000万美元融资。较此前的10亿美元,融资额度缩水程度超过90%。

 

对于嘉楠耘智赴美IPO,万商天勤(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烽律师曾表示,美国上市的基本原则是要去如实披露信息,不能诱导、欺骗和欺诈投资者,由于矿机生产商的业务模式本身与之前相比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那么它们的风险就主要在于未来的市场增值能力、抗风险能力、投资机构的认可程度等。

 

借助AI,矿机厂商们的路也没有变得好走。

 

据了解,芯片大体上分为设计、制造和封测三个流程。嘉楠耘智、比特大陆及国内的一些芯片厂均只能完成三个流程中的第一个环节。矿机厂商设计后的产品需要由台积电、三星、STATS ChipPac等供应商来完成剩余的流程,即对芯片进行制造、封装和测试。

 

从内部来看,矿商芯片技术和AI芯片也有一定差距。某业内人士在媒体报道中提到,挖矿需要重复大量逻辑运算,矿机芯片重复大量简单的逻辑运算单元即可,设计比较单一。而AI芯片不仅需要海量运算,也需要高度的灵活性、高效的数据交互效率,去迎合深度学习在算法演进上的快速多变、适应神经网络的“奇思妙想”,挖矿芯片的算法和AI芯片有较大差距。

 

另外,目前芯片在这些矿商的收入中占比偏低。根据招股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嘉楠耘智已出货超过26000个AI芯片及开发套件。然而,此次公布的财报信息显示,嘉楠耘智AI产品在今年上半年仅盈利50万元,2018年下半年AI产品的收入为30万元。

 

除了自身原因,来自AI行业的外部竞争也相当激烈。Nvidia、Intel和Amd三大老牌计算机芯片巨头把控个人电脑市场,高通、苹果占据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同时,一些老牌芯片厂商还将矛头指向其他领域,比如三星、联发科也开始了对ASIC芯片的研究,这也使矿机厂商将面临压力。

 

随着区块链第一股赴美上市,矿机厂商的AI新故事或可继续开演。

 

 

 

 

来源:

 

sbf888胜博发,让创业和投资不再难

文章为sbf888胜博发(www.zhitouwang.cn)或sbf888胜博发合作媒体授权转发,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sbf888胜博发立场  

网站服务|  添加微信号ZTWXZS001

 

 

 

 

 

×
line
点击右上角
分享给朋友和朋友圈
liulanq

评论

网络媒体

欢迎登录知投 立即注册
下次自动登录 忘记密码
登录
使用社交账号登录
知投送你